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福建社團理事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動

(二)不允先发 坐失战机

2017-2-9 11:3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19| 评论: 0

摘要: (二)不允先发 坐失战机   闰五月二十一日,孤拔要求进闽江口“游历”,次日闽浙总督何璟允许开进两艘。法舰停泊罗星塔。二十三日,军机处传上谕:“法国兵轮勿再进口,以免百姓惊疑。”何璟竟敢违旨再让法旗舰窝 ...

(二)不允先发 坐失战机

  闰五月二十一日,孤拔要求进闽江口“游历”,次日闽浙总督何璟允许开进两艘。法舰停泊罗星塔。二十三
日,军机处传上谕:“法国兵轮勿再进口,以免百姓惊疑。”何璟竟敢违旨再让法旗舰窝尔达号等2艘到马尾。
以后法舰更肆无忌惮自由进出。 何璟违旨媚贼何等大胆,后来卫国御寇却何等无能。
  闰五月二十八日,《军机处电寄穆图善等谕旨》称:“叠据穆图善等电报,法舰驶至马尾,意极叵测。闽
省防军不敷分布,殊深谨念。该处民情勇敢,着即集团激励,声势一壮,足寒法胆。唯须分别清楚:法兵肆扰,
即行抵御;其余各国及法商之在中国者,均须保护,切勿别滋事端。穆图善、何璟、张兆栋,张佩纶合力妥筹,
如有制胜之策,随时速奏。”此时,福州军民正积极备战。二十八日福州守军开到马尾。六月上旬,军民奋力
在魁歧一带布雷设防堵塞河道,以遏制敌船突进福州,做好战前准备。
  六月初七日(7月28日),清朝廷《发会办福建海疆事宜张佩纶电》称:“此时议尚未定, 各省自当严防本
境,杜其声东击西之谋。如竟决裂,专注于闽,必饬各路投援。再,罗星塔为省河门户,船厂非城池可比,与
其拘守一隅以正兵抵御,不如统筹全局,设法出奇。军情不能遥制,惟诸公审处之。”
  这两道电谕,既交代“切勿别滋事端”,也适当放权“军情不能遥制,惟诸公审处之”。然而,总署衙门深谙
最高统治者媚外苟安的本质,特强调“不允先发”。钦差大臣张佩纶说:“按兵不动,静以待之”。总署何璟及船
政大臣何如璋说:“严谕水师,不准先发炮,违者虽胜亦斩”、“必待法人挑衅,始准应战,不宜由我启衅”。强
盗闯进门内,还不关门打狗;却胡说“不宜由我启衅”。作茧自缚,自铸被动挨打局面。如此封疆大吏,平时养
尊处优,战时丧权辱国,真无耻至极。
  形势日益严峻,有人援引万国公法:外国兵船入口不得超过2艘,停泊不得超过2周,违者即可开仗,先发
制人。穆图善将军极力支持这个主张。三江口水师旗营统带黄彝卿有将略,当时张、何严令不准先开炮,彝卿
不受命,且令部下见机尽力攻击敌舰。黄叹曰:“设非张之掣肘、何之畏葸,孤拔早已葬骨马江矣”。
  事至急,爱国官兵纷纷请战。武举人林培基率民勇三四百名主动请战。张佩纶不得不把群策电呈朝廷:“法
不开炮据厂,似无此事。彼深入,非战外海。敌船多,敌胜;我船多,我胜。促南北速以船入口,勿失机养患,
谋定后动。想署‘不允先发’,急募无器械,何能小挫再振!”朝廷应闽省要求,电令各地海军派舰援闽。结果只
有两广总督张之洞派飞云、济安二舰赶来。北洋大臣李鸿章说:“北洋轮船皆小,本不足敌法之铁壳大兵船…断
难远去,去亦无益”。南洋大臣曾国荃也说:“法船坚于我船十倍,一经出口,必被取去”。终使敌强我弱的危局
未能扭转。
  在“不允先发”思想指导下,虽然有所部署,有兵、有舰、有民勇主动请战,而那些封疆大吏口唱“忠愤鼓
舞”,实则压制爱国官兵和义勇群众的抗敌激情。加之张佩纶的官僚主义,必然铸成自败局面,步步被动,全
盘皆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小黑屋|Archiver|福建社團理事會    

GMT+8, 2019-3-22 22:35 , Processed in 1.45213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