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福建社團理事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動

(四)落后挨打 忠烈捐躯

2017-2-9 11:2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70| 评论: 0

摘要: (四)落后挨打 忠烈捐躯   六月廿六日光绪皇帝诞辰,法国驻北京公使谢满禄根据茹费理电示,通牒清政府48小时内满足法国的索赔要求。谢满禄见威胁不遂,于七月初一日离开北京。七月初二日,法内阁电示孤拔发动战争 ...
(四)落后挨打  忠烈捐躯
  六月廿六日光绪皇帝诞辰,法国驻北京公使谢满禄根据茹费理电示,通牒清政府48小时内满足法国的索
赔要求。谢满禄见威胁不遂,于七月初一日离开北京。七月初二日,法内阁电示孤拔发动战争。孤拔连夜召
开军事会议,决定次日趁退潮有利时刻开火。初一初二风雨大作,民间纷传和议已裂。法外交部故意“请以
沪议”,清朝廷还抱和议苟安的幻想。
  七月初三午后,法领事照会何璟“本日开战”。何璟以电报通知马尾。张佩纶译电未完,法舰已向我开火。
初三大潮期,下午一点半开始退潮,法国主力舰船头渐渐转向,正对我主力舰船尾。法旗舰升起黑点白旗,
两艘鱼雷艇把目标盯住扬武号。扬武舰是请法国工程师设计的,弹药仓紧邻锅炉房。13点56分,法旗舰降下
白旗,换升红色信号旗,法舰顿时开火。清旗舰扬武号被鱼雷击中左舷,鱼雷、锅炉、弹药仓连锁爆炸,管
驾张成落水逃走,舰上官兵发炮打中法舰窝尔达号舰桥,毙法军5名,扬武号坚持17分钟下沉。福星号被法45
号鱼雷艇鱼雷击中,乃集中火力还击法舰;法舰逃到美国企业号船边躲起。福星号管驾陈英(福清人)振臂
号召:“男儿食禄,当以死报,今日之事,有进无退!”他屹立指挥,鼓轮转舵,杀入敌阵,舰身多处中弹起
火,像火龙般驰骋江中,不断发炮还击。陈英中炮,身躯两断,半身屹立驾驶台,何等惨烈!时年28岁。三
副王涟奔上望台继续指挥,最后火药舱中弹爆炸,全舰九十余人壮烈殉国。
  福胜、建胜两舰来援福星号。福胜舰尾中弹起火,管带叶琛率舰冲向敌阵,拼死进击,弹穿面颊,蹶而
跃起,沉着指挥装炮攻敌,直至肋中数弹,舰毁身殉。翁守恭,福州人,12岁考入船政后学堂,毕业任福胜
炮舰大副兼管炮,战斗中奋不顾身,连发炮火多击中法舰,坚持战斗到与舰共亡,时年18岁。建胜舰连连炮
轰法旗舰,可惜威力小,仅使法舰轻伤;枪林弹雨中,管驾林森林身先士卒,指挥攻敌,浑身中弹,壮烈牺
牲。伏波、艺新两舰受伤,突围上驶,一搁浅被毁,一有意自沉林浦封塞航道困敌。长乐琴江小屿至太平港
(旧名马江)口,泊着振威号和两广总督张之洞派来增援的飞云舰、济安舰。法舰开炮,振威舰管驾许寿山
马上传令起碇应战,遭到法舰火力猛射,锅炉爆炸,随水下漂,仍发炮击伤敌舰。许寿山中弹牺牲。飞云号
被围重创,督带高腾云(广海营参将,广东顺德人)亲督炮手,左右两舷同时向敌开火,以一小舰英勇抗击
三艘大舰的联合进攻,以全速猛冲敌舰,来往冲突,勇不可当。高腾云一腿被炸断,仍扶住栏杆指挥开炮。
这时飞云舰船头船尾烈焰烧天,逐渐下沉。一位满身着火的广东兵勇(佚名)跑到旗杆边,升起黄龙旗(中
国国旗)。济安号一直激战到沉没,督带吕翰(广东鹤山人)冒着烈焰浓烟,短衣仗剑指挥发炮攻敌,额头
中弹,血流满面,撕衣一扎,再战如故,不幸复中敌弹,身碎舰沉,壮烈牺牲,时年36岁。在修船期的台北
武装商船永保号、琛航号官兵为国忘身,开足马力,冲撞敌舰,誓与敌俱亡,中途中弹烧毁。
  三江口水师旗营用简陋装备应战。闽字号师船、左翼营师船、右翼营师船、捷字师船、闽安师船,投入
抗法战斗的大小木壳船40余艘。其中八桨师船十余艘,驾船头目司和水手多来自长乐、福清、平潭、连江沿
海各地。八桨船作战兵员配备:官1名、领催2名、枪兵25名、炮兵4名;指挥船加配中军官1名、指令外郎4、
升旗兵2、海螺兵。每船装备武器:平射大炮1 门、抬枪5支、鸟铳枪30支,大刀、腰刀、牌刀、钩矛等若干;
此刻已增配有洋枪。其余是小快船。
  战斗打响后,水师旗营的战船冲向敌舰,射击敌人,由于装备落后,处于劣势,接连被击毁。牺牲者有的
血肉横飞,身首异处;许多旗勇挂彩后为国忘身,坚持还击敌舰,直到船毁人亡;木船中弹着火了,旗勇和水
手奋力划桨冲向敌舰,誓与敌人共亡。水师旗营同样伤亡甚众,情形壮烈。同样表现了中国人民不畏强暴,一
息尚存,战斗到底的大无畏精神。正是这种精神,最使孤拔胆战心惊。
  罗星塔、三岐山、马限山、三江口水师营内的炮山、鲤鱼山等炮台都向敌舰开火,炮声动地,杀声震天,
江上一片火海硝烟,江水融着中华壮士的肝脑血液在流淌。仅仅半个小时过后,福建水师全军覆没。法军乘势
进攻马尾造船厂,弹如雨下,都司陆桂山坚守阵地发炮不停,清军陆勇和护厂工友顽强抗击法国侵略军。法舰
终究无法登陆。
  江中淌着破船断桅、断肢残躯和泅水抵抗的官兵,战火在燃烧,废舰在下沉。法寇放下小艇在江中游弋横
行,用机关枪扫射水里的伤兵,用竹竿、枪刀戳杀取乐,惨无人性,令人发指。连观战的英国人都说:“这不能
叫战争,这是屠杀”。
  两岸设防的旗营官兵和沿江人民一起,用木船装满火药、柴草,泼上煤油焚烧着撞击敌船。用土炮、火枪、
漂雷趁夜间袭击敌舰,有的泅水用废渔网绞緾法舰涡轮桨。法军一夜数惊,三四次转移泊位。林狮狮等人驾一
艘盐船,载着土炮埋伏道庆洲芦丛中,下夜击中敌舰,法舰疯狂报复,勇士全部牺牲。林浦、魁歧数千名群众,
同仇敌忾,自动运石填江,立桩为栅,奇迹般加固起一道封锁线,隔断法军进城水路,打破了侵略者占领福州
为质的迷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小黑屋|Archiver|福建社團理事會    

GMT+8, 2019-1-17 00:01 , Processed in 1.48117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