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福建社團理事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動

血泪的控诉

2017-2-3 12:0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91| 评论: 0

摘要: 血泪的控诉 1951年4月26日,在马尾戏剧院召开一场控诉日寇暴行大会。 林玉英未发言已泣不成声。他丈夫身患重病被日寇逼去工厂抬铁件,抬不起,被 皮鞭抽打遍体鳞伤。她想去替丈夫,却被踢几脚。丈夫实在不能动弹了, ...
血泪的控诉

1951年4月26日,在马尾戏剧院召开一场控诉日寇暴行大会。
林玉英未发言已泣不成声。他丈夫身患重病被日寇逼去工厂抬铁件,抬不起,被
皮鞭抽打遍体鳞伤。她想去替丈夫,却被踢几脚。丈夫实在不能动弹了,日寇又
把她儿子抓去,她追上去欲拉儿子,路过通济桥时被日寇踢下水去。儿子此后生
死不明。媳妇寻找丈夫,刚出门被炸死。一家死去二人,丈夫卧病在床,生活三
餐不继,沿街乞讨度日。
张爱贞说:姐姐上街买菜被日机炸死,我见姐姐血肉横飞,惨不忍睹。母亲恸哭
一天一夜,精神失常,粒米不进,绝食而死。父亲从延平回家,见此惨景,悲愤
交集,气绝身亡。三天之内,一家陈尸三具,那是怎样的一种世道。
造船厂老工人李淦淦,被日兵抓伕,被抓着头往砖墙上撞,日兵哈笑取乐。三次
被撞晕过去,醒来后被逼挑煤炭,因为被摔头晕实在挑不动,被鬼子罚跪在碎石
上整整半天,脚上流满鲜血。亲眼看见一位工人被鬼子用刺刀活活刺死在厂门前
。
金珠妹丈夫被抓充役伕,挑不起笨重的枪炮而被鬼子用枪托猛打,回家后吐血而
死。临终流泪遗嘱“要记住,我是被日本鬼子活活打死的,这血海深仇世世代代
一定要记住!”
董瑞英一家在鬼子两次侵占马尾时被害死9人。第一次沦陷,她姐姐与外甥女被炸
死渔船上。第二次沦陷期间,媳妇家被炸死7人。
李龄寿父母被日寇害死。
马限村两位妇女被强奸后惨遭杀害。

邵良官
闽江口垒石墩布鱼雷御敌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日本军队全面侵略中国。1939年初,福建省政府下令
在闽江口各航道设障阻拦日舰入侵,发动全民出石头,所有船只集中参加运石头
在“航道垒石坝”。其中部分民船运石头航至航道,把船底打洞让海水漏进船仓
,让船沉在闽江航道,再让别艘船的石头抛在这艘沉船上,垒成一个石坝垱,每
隔三十多米又垒一个石坝垱,连接对岸。在石垱与石垱之间布下鱼雷,不让日本
军队入侵福州。
潭头文石——对岸琅岐东岐,琅岐凤窝——对岸,连江川石岛——对岸虎礁岛,
乌猪港郑官——对岸,长乐洋屿大屿——对岸红山君竹,梅花白猴屿——琅岐,
都垒成阻塞港道的石坝垱。
国民政府为了保护福州,用“垒石坝布鱼雷法”却也不能使日本侵略者却步。
1941年4月19日凌晨,日本侵略军1.2万人,从长乐漳港仙岐、松下、寨下、牛头
湾,连江道澳、晓澳、百胜、东岱沙滩及福清等地登陆。敌人在飞机掩护下,向
长乐连江县城攻击。中国军队未能制止日军的攻势,向后撤退。当晚日军攻陷了
连江、长乐县城。20日攻陷福清县城。
4月21日日军兵分四路向福州进攻,只一日时间福州第一次沦陷。福州及各县沦陷
人民受尽日军的万般凌辱,妇女幼女遭日军强奸、轮奸致死无数,人民无辜遭迫
害致死及枪杀不计其数。在沦陷前后派敌机狂轰滥炸,我市民村民死伤无数。沦
陷区人民流离失所,背井离乡的难民29万多人。
虽然国民党当局消极抗战,但尚有中华民族热血儿女的爱国官兵,大敌当前而临
危不惧,怒火填膺,表现不愿当亡国奴的英雄气概,为民族生存而捐躯。
4月19日拂晓,日军一部在漳港登陆。中国军队七十五师机枪连埋伏在沟东观音洞
山侧,临大敌而不撤,向日军袭击,迫使日军不能前进。日军将机枪连重重包围
,并出动飞机10余架,对该连阵地轮番轰炸,机枪连全体官兵孤军作战仍坚守山
头,直至全连阵亡。
知情人至今还为这个机枪连官兵之捐躯而悼念!而骄傲!
航道“垒石布鱼雷法”不能打击敌人,却使中国渔船触雷。
当时厚福村有一艘运粮船从温州返航,船航至潭头文石石坝珰鱼雷区,船碰鱼雷
爆炸,船被炸沉了。船员受伤跳水逃生。
渔船、运输船、商船不能进入福州,那么福州的物资告急,当时商界冒险开辟宁
德三都澳物资中转港口,所以福州口的船只就航至三都澳载货,载货回来不经闽
江口航道,航至长乐厚福港再用内河小船或陆运至福州及各地。别县船也运回他
们自己的港口转运各地。
其时厚福乡沿海船老舟代林永嫩胞弟林永栋有一艘木帆船26吨,不能长期停泊厚
福港,为生活所迫,也开去三都澳载货挣些运费来维持生活。于是他们把船开往
宁德三都澳,但船到达三都澳又没货运,那么只得抛锚三都澳锚地等货运。几天
就有同行七艘船同泊一起。
日本侵略军的战策要扫平三都澳占为日本海军停泊,不让中国民船所停泊。于是
施行野蛮的手段,1941年10月16日10点,三架敌机从东边方向飞来,在民船上空
盘旋一圈俯冲下来,投下了几颗燃烧弹,一瞬间浓烟滚滚,火焰冲天,我船及同
行船都被炸了,燃烧了,我父亲及伯父、船员七人马上跳海逃生,幸好每人都识
水性,游到岸边,已是气息奄奄,好久才爬上岸,全身湿淋淋的,风吹发抖,有
些轻伤。眼看自己船被大火烧着,兄弟及船员抱头痛哭,蹬脚跳地,咬牙切齿,
痛恨日本侵略者烧我的船。往后我全家的饭碗没了,目前连棉被、衣物也没了。
兄弟及船员身无分文,只好分散乞食回家,兄弟及船员七人夜宿破庙、街头、路
边,一个月半食半饿,一路从三都——宁德——飞銮岭——罗源——连江——长
乐,好不容易回到厚福乡。回到家中,家人们更是痛哭不止。后家人又安慰曰:
日本侵略中国何止我们这家悲惨。
那年的大年根本没过年。又来了讨债的债主!
这闽江口垒的石坝垱、鱼雷,后来给来往船只航行带来非常多危害,好多船航至
此搁浅坝垱上,造成生命及财产的损失。
1950-1960年代,福州港务局航道处疏通航道,采用“铁钳挟石泥”堆放于铁驳船
上,再由拖艇拖运出航道之外抛弃,才疏竣了主航道,使船舶航行有了安全。

长乐厚福村 林永栋之子林国良稿 2006年8月15日
阻塞航道御敌

闽江口北起连江县长沙村,南至长乐县南澳山,西至长门,东抵口外海滨,水域
面积250平方公里。三面山丘环抱,呈喇叭口外放形状。口内岛屿有川石、壶江、
熨斗(福斗)、琅岐、芭蕉等岛屿分布,互为犄角,是福州港的门户。由中国海
军马尾要港司令部负责闽江口防务。
闽江出海口多条水道。南长乐潭头与北连江琯头之间水域,被琅岐岛排开南港与
北港。
南港梅花江是古代传统的闽江出海主航道,自古直至明代,国家出番使船仍从长
乐文石道头祭祀海神妈祖登舟放洋。港处长乐梅花镇与琅岐岛鼓尾山之间水域,
白猴屿古属于长乐梅花版图,主航道贴白猴屿南侧。1937-1938年长乐国民政府拆
毁整座吴航古城,垒起几道梅花港航道阻塞线,使南闽江南港唯一的梅花江航道
不便巨舰通航。
北港出琯头之东,迎面又有熨斗岛(面积约为琅岐岛之半)、川石岛(位于熨斗
岛东南,面积约熨斗岛五分之一)、壶江岛(位熨斗岛之南,面积约川石岛三分
之一)叉开多条水道。绕熨斗岛西北的乌猪水道、熨斗与川石之间的熨斗水道、
绕川石岛南端而东出的川石水道、壶江与琅岐岛之间的壶江水道(通梅花最便捷
)。虽然也用垒石法抛填乌猪阻塞线和长门阻塞线,相对容易扫除。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中日战争爆发。日军第三舰队30艘战舰和1000余
架飞机配合陆军,妄图占领中国沿海各口后向内地入侵,狂叫三个月内灭亡中国
。1938年5月13日攻占福建厦门后,侵略矛头指向闽江口。
中国海军先在长江江阴构成阻塞线。1937年8月12日晚,即在日军进攻上海前,由
南京政府预先征集的公私轮船20艘和海军废旧舰艇8艘,在长江江阴福姜沙上游6
公里,南岸长山和北岸罗家桥之间,抛下首尾双锚,排成一道拦江的横线。刚从
伦敦参加英王乔治六世加冕仪式后回国的陈绍宽亲临江阴布置,在海军统一指挥
下,28艘船同时打开舱底阀门,灌水下沉,一夜之间完成举世罕见的封江工程。
可惜南京行政院汉奸泄密,泊在长江的日本舰船迅速撤出。
1937年4月,中日关系已显紧张,战争一触即发。夏初,海军部长陈绍宽即命海军
马尾要港司令部从速构筑闽江口阻塞线。
8月中旬,要港司令李世甲着手设计闽江口阻塞线,取得省政府主席陈仪同意后亲
自督令施工。工程由省建设厅指定闽江工程处负责,由总工程师刘普柽、高峰主
持,后改由唐启康、刘伯翱、郑策负责施工。马尾要塞司令部与第一百军配合,
下令征用“三北”等公司的靖安号、新华兴、闽海、建安、宁安、同利、海鹏、
济友、建康、镇波、江门十一艘海轮,连同福建省盐务稽核所的缉私船、罗星塔
码头两艘驳船和各种大型木帆船共60多艘,装满石头在熨斗山和壶江岛之间,横
断航道,一线抛填55堵石墙,构筑熨斗港封锁线。工作由9月3日开始。
北乌猪角小航道也如法照办,填筑14墩,俗称乌猪封锁线。
长乐白猴屿梅花航道填筑92墩,俗称南港梅花封锁钱。各石墩之间距离约100英尺
,品字形排列,墩座周围直径平均50英尺,墩顶直径5英尺,坡度1:2.5。从墩顶
中心到墩座中心的高度以各墩所在位置的低潮水位加上16英尺墩水起落差定数。
每墩用石块(规定石块长2英尺,宽厚各1英尺)约280英方,全部共约5万英方。
石块系由福州警察局向民间征用,由保甲长执行,仅福州南台区就征用30万块石
条。福州城里大街小巷坊间闾里私人宅第的大石板、大石柱都被征用,但仍不敷
使用,后来在闽安镇炸山取石7000多立方米。拆长乐城墙和福州南门城墙。闽江
阻塞线工程历时2年又4个月,直到1939年冬才达到规定的标高,完成阻塞线的填
塞任务。为了运石填江,载重5000市斤以上的各式民船也被征集,最后要随石一
同沉下江底。老百姓损失惨重可想而知!但为了抵抗日寇,保卫家乡,即使倾家
荡产也是义无反顾责无旁贷。
长门礼台、电光山、划鳅、烟台山、金牌山、北岸、南岸、长乐文石(崖石)各
个炮台和鱼雷台,在极短时间内安装和擦新要塞炮37尊和鱼雷炮2尊。在东岐、牛
道口、獭山设立临时炮台4座,安装要塞炮2尊、舰炮6尊。在三道阻塞线附近水面
布置水雷400枚,组织水雷队,以海军中校陈秉清为队长,在各阻塞线边沿敷布水
雷,加强封锁。
指定长门熨斗阻塞线外的熨斗岛水域为各国通商轮船寄锚场所,所有卸载货物的
船舶,均由中方引水人员接送通过阻塞线和水雷区。
海军作作战部署,在马尾长门沿江构筑工事,开掘防空壕、防空洞,加强闽江口
要塞的防御。把海军陆战队第二独立旅第四团的主力布置在长门要塞右侧翼的下
岐和东岸,旅司令部仍设在马尾,团部设下岐,以一部分兵力扼守琅岐岛。非战
斗序列的机关人员和物资往闽江上游疏散。马尾海军学校迁移鼓山上课(后迁湖
南湘潭,继迁贵州桐梓),海军陆战队讲武堂提前结训,海军马尾造船所、海军
马尾修械所、海军火药库等单位物资陆续疏散到南平马站、黄台、峡阳和顺昌洋
口。
派“楚泰”军舰和正宁、抚宁、肃宁炮艇在阻塞线后方江面巡视。海军陆战队派
一个团分驻各台点协防。
有人说,阻塞线是有一定作用。后来南京和福州虽然沦陷了,那是日军绕过阻塞
线,从陆上与别的地方侵入南京和福州的。有人说,1941年9月3日福州光复后,
闽江江防司令部清查江防,阻塞线全部被破坏,长门要塞夷为平地,各港道石墩
均被深水炸弹炸陷。江防司令部的首要任务是恢复闽江口阻塞线,继续阻止日军
从闽江口进犯福州。
【注】本稿根据采访长乐文石、吴航、梅花,壶江、川石等地乡亲的记录整理。
高宇彤 2006年4月19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小黑屋|Archiver|福建社團理事會    

GMT+8, 2019-1-17 01:13 , Processed in 1.28950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