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福建社團理事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動

日寇登陆仙岐

2017-2-3 12: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48| 评论: 0

摘要: 日寇登陆仙岐 白礁西登陆 1941年三月廿二日夜间十一点,日本侵略军登陆仙岐。登陆地点在仙岐磁澳。鬼 子12艘军舰靠泊在仙岐磁澳白礁(白沙滩)至仙岐门前江一带3公里长的海面上 ,用20多条小艇盘渡军士上沙滩,未遇 ...
日寇登陆仙岐

白礁西登陆
1941年三月廿二日夜间十一点,日本侵略军登陆仙岐。登陆地点在仙岐磁澳。鬼
子12艘军舰靠泊在仙岐磁澳白礁(白沙滩)至仙岐门前江一带3公里长的海面上
,用20多条小艇盘渡军士上沙滩,未遇抵抗,就在沙滩休整,等待架桥。这一段
沙滩平缓干净,局部海岸坐北向南,东起“白礁”,西北止仙岐南门江。一片沙
滩躺满鬼子,休整待发。此刻本是歼灭鬼子的好战机,可惜,中国守土部队没有
事先部署抵抗,一个连的兵力驻扎在渡桥沟东山上,距鬼子登陆点之西偏北25度
直线距离9500米,如果布有相应的三军,可望在敌扎根未稳之际,一举歼灭之。
可惜误过了战机,眼睁睁看着鬼子在搭桥准备长驱直入。鬼子有空军掩护,没有
遇到空中对手。还有三架直升飞机停泊在海滩。仙岐渔民郑吉发午夜上江墘头讨
鱼,远看一片海滩被临时架设的探照灯照射得如同白昼。沙滩与红沙山之间还有
一江之隔。敌人随舰运来预制木料,一个多小时就架好一座行军便桥【注2】。
廿二日午夜十二点架桥,廿三日凌晨二点桥架好了,日军由白礁西经过东盘厝进
村来。不停的过兵,直至廿三日晚八九点过兵十多个小时,沿线沙包土路面被踩
烂一寸厚。日军取路渡桥【注3】、长乐县城,向马尾集结。

麦园掩护百人生命 仙岐同胞牺牲三人
仙岐乡亲为逃避国民政府抓壮丁,青壮年人晚上都在野外睡,有的在江墘头,有
的在麦园中,有的在山边,便于听到动静逃走。
东境麦畦中,三三五五睡着百多名男丁。大家听到响动,隐蔽观察,偷偷议论,
知道是日本鬼子进村。有的人在麦杆遮掩之下向上垱顶方向远避,有的静伏着不
敢动。三名乡亲暴露目标无法脱逃,被鬼子枪击牺牲。这三人原先都是躲在麦园
里,害怕被抓,夺路逃走,被鬼子枪杀的。他们是仙岐大厝郑文衡、仙岐徐厝徐
三妹、后塘陈林弟。这时已是凌晨鸡叫时分,枪声响起,大阵日本鬼子开始行进
二三个小时了,打死三人,鬼子继续行进,沿着国民政府修的马路向县城进发。
天亮时,日本兵闯进各户搜索抓丁当役夫,为其运军需品,近者至北山营前,有
人替换就放回,远者跟到闽侯白沙才放回。
鬼子过境之后,大量军需运来,有军服、箱包、日用品、马料,有面粉、大米、
罐头、海鲢鱼干、鳁鱼鱼卷。在东境炮台以南,堆叠如山。从三月廿三大约至四
月半,日军驻下几百名鬼子看管发运。这批日军干尽坏事。
日军撤出仙岐,乡亲恢复农事生产,抢种花生。本来“清明前种瓜,清明后种豆
。”清明至四月八是种花生季节,这时四月半,季节偏迟,然而当年花生还有收
成。

“这样的花娘不会逃跑”
下头嫩认识日本字。其表妹走到前街向人查询丈夫下落,被鬼子看见,鬼子见其
裹足,就在谈论,并在沙地上写道“这样的花娘不会逃跑”。下头嫩瞧见,赶紧
提醒妇女们撤离仙岐,逃避到没有鬼子驻扎的乡村去。男的被抓丁做役夫,女的
逃避兽害,仙岐村只留下老人和小孩子。

沙岭群众招待逃难乡亲
仙岐妇女在乡亲护送下成群结队的从北门石板路逃往沙岭。来到沙岭避难的有仙
岐、路顶、漳港三乡的群众数百人,沙岭热闹起来。乡亲把谷子都挑出来碾,猪
羊都赶出来宰,日夜嘭嘭舂米声,磨刀霍霍向猪羊。腾出东厢床,让出西间房,
献上雪花饭,斟上陈年酿。

沙岭抗日
三月廿五日,一小股鬼子兵闯进沙岭街,见陈某妻三分姿色,顿起淫心,三把枪
架在门前,闯进屋里追逐拖抱妇女,妇女拼命挣扎喊救,声嘶力竭。丈夫火冒三
丈,抓一把锄头用力扫过去,正好打中一个鬼子牙关,下巴刨去一块,乡亲围拢
过来,人人喊打日本仔,这个鬼子当即被惩治了。另一个鬼子逃出民房,窜向丹
船山,被愤怒的群众打死在山路旁。其余鬼子亡命逃回仙岐本营。大家预感鬼子
会报复,大部撤散转移。有的自愿留守村中。
仙岐开出200名鬼子,夜间包围沙岭,放火抢掠,实施三光手段。幸好乡亲有思想
准备,大部分早已逃避,八人与鬼子抵抗,终因寡不敌众,被鬼子逮捕,上身手
臂捆绑得严严实实,串在一起,押送到仙岐“国公庙”关押折磨,几日后被杀害
于“枊池肾”田头,鲜血染红整坵田。这坵田此后几年稻子疯长(徒长)倒伏,
颗粒无收。
漳港道士名依海,人称“道士海”,路过沙岭,被鬼子打死,扔到火堆中焚死。

番薯米胀死军马
第一次沦陷时,鬼子到百姓家搜番薯米来喂军马,干的薯米又甜又香,马吃得太
饱,饥渴又要饮水,薯米发酵膨胀起来,军马肚皮撑满,憋死了。从此不再强征
番薯米,百姓得以度饥。

徐佺妹之死
徐佺妹从“抚里”走出过北,被日寇发现。日寇遥射“练准”戏耍,举枪咔嚓一
声,徐佺妹应声倒地。

郑吉秀回忆避“日本乱”
1941年,我郑吉秀【注1】26岁,为逃避抓壮丁,夜间在麦田里睡。
三月廿三凌晨,鬼子兵从白礁西向东盘厝(东境)跨过临时搭起的木桥进村来。
有三位乡亲夺路逃走被鬼子发现,开枪杀死。全村鸡飞狗吠。乡亲借着高杆麦株
的掩护向上垱顶逃走。与我一起走上垱顶的有百多人。在上垱顶驻足歇息片刻,
继续撤到龙峰村。上龙峰山,可以看到“白礁西”至仙岐村南面江停泊军舰十二
艘,还有二十多艘渡艇游弋,大家这时都已经明白“沦陷”了。大家愤怒不止,
赶紧继续向山后撤退,一垅跳下一垅,不顾危险从一丈高的园堘往下跳,慌忙逃
到陈店,显欠垒之姐名依巧,招呼乡亲煮些热点暖暖身子。
退到下郑,下郑加工鱼丸的老板,把家里所有鱼丸都倒在大锅里煮熟分给大家吃
。
去金峰双珠下住几天。半夜心里虚惊,从床上跳起一尺高,“鬼子又来了,又来
了!”惊厥梦醒。有的人半夜从家里撤出,走到田野中避难,家里不敢居住。
转移到沙头顶,在我叔公读童书时的同窗义有先生家住三天,听消息。
又转移到小屿。住演屿十多天。
父亲先回仙岐家中,所有木制品都给鬼子拆去焚烧,门扇也烧了,禽畜被抢光。
父亲折回演屿,叮嘱青年不要回去,正在抓役夫,吃不饱,一路挨打。远的挑到
闽侯白沙才放回。

女教员化装老太婆
一个女教员生得清秀,住太安院落里。鬼子进村,被困在院落里不能走脱。这时
妹满妻出天花,鬼子写了告示贴在大门口,所有鬼子都不敢进。过两三天,女教
员化装成老太婆逃脱了。

邱平姐之死
邱平姐又叫林弟,从下郑回到仙岐,看见家里什么都没有了,所有门扇都被鬼子
拆下烧光。禽畜都杀了吃光。木制家具也被烧光。家里空荡荡的,才登上矮楼坪
顶(虾场与上垱顶隔壁),被日兵看见,举枪练准,叽哩一声被打死。

【注1】2005年9月11日访问仙岐乡亲:郑银官1938年生。郑吉秀1926丙寅生,郑
吉发1929乙巳十月十二日生。
【注2】20年后还在桥头拔出桩材木料,乡亲遂呼此地“木臭仔澳”。
【注3】日本侵略军在漳港登陆的先头部队是华南方面军第18师团。日军行进到渡
桥时,中国军队第75师224团第1营官兵在营长胡广平指挥下奋起截击,日兵死伤
不少。后来日军以优势兵力反扑,出动飞机轰炸扫射。中国军队被迫后撤,渡桥
沟东乡观音洞的机枪连仍坚守阵地,直到全连官兵壮烈牺牲。

施秀水  高宇彤 2005年9月13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小黑屋|Archiver|福建社團理事會    

GMT+8, 2019-3-22 22:18 , Processed in 1.21956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